竖屏剧一年考:网红与明星的界限被内容打穿?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编辑:admin浏览:

  10月28日,竖屏短剧《生活对我下手了2》(以下简称《生活2》)将在爱奇艺上线。这一次,辣目洋子将与众男神一起,讲述一个个“疼痛”的爱情故事。

  就在一年之前,《生活对我下手了》(以下简称《生活》)豆瓣开分即获8.4,在播期间热度、播放量也经常位于一些榜单前列。助推之下,竖屏剧开始受到更多的关注。

  竖屏剧依托竖屏模式的流行和短视频的风靡而来。以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,早已出现接近剧情短片的内容。

  《生活》之后,竖屏剧变成了一个新“风口”,视频平台积极布局。腾讯视频、爱奇艺纷纷开辟竖屏内容专区,爱奇艺还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剧情短视频分账模式;优酷也在积极制作相关剧集。

  短视频平台也在变“长”。抖音已经开始逐渐开放长视频拍摄权限,知识类创作者可以发布五分钟视频,十五分钟权限也在逐步开放。

  平台之外,制作公司也纷纷入局。纯网生公司、传统影视公司是其中两支重要力量。

  然而,一年之间,真正能够引起关注的竖屏剧少之又少,且在题材、风格上仍以喜剧为主。争议与质疑不止,探索也不止。

  竖屏剧的题材开始逐渐丰富,玄幻、爱情、体育等类型开始出现;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出现在竖屏剧中,网红也通过竖屏剧开始走上综艺、长剧集的舞台。

  竖屏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尝试着,改变着。“我没有把竖屏剧当作一个多么特殊的东西,它就是一种内容,一种更适合在手机上观看的短内容”,《生活对我下手了》《导演对我下手了》的导演李亚飞在接受壹娱观察记者采访时说道,同时他也对竖屏剧的发展充满信心:“经历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,更多优秀的作品一定会出现。”

  竖屏剧的火热,由短视频风口带动。据QuestMobile统计,截止今年6月,短视频月活用户数已达8.21亿,与在线视频的月活跃用户规模进一步缩小。同时,短视频月人均使用时长也在持续增长,并且远远超过在线视频。

  庞大的用户规模下,是巨大的市场空间,以及用户观看视频习惯的改变和逐渐成型。视频平台纷纷在短视频领域发力,以丰富和完善泛娱乐领域布局。而在创作方面已经有深厚积累的剧集,自然是其中试水的领域之一。

  腾讯视频推出包括《我的男友力姐姐》《萌宠君》等短剧,以女性向为主,同时打通火锅视频(原yoo视频),开通“火锅剧专区”,实现“长短互助”;优酷在2017年宣布推出竖屏资讯之后,也在积极与各方合作,推出竖屏剧内容。

  爱奇艺推出了“竖屏控专场”,《生活》《导演对我下手了》(以下简称《导演》)都是其中的作品,还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剧情短视频分账模式,为更多想要入局的公司提供机会,但是目前来看,还未有头部分账剧出现,具体分账情况仍在观望中。

  平台的布局加上《生活对我下手了》的高热度,让更多公司发现了这一风口。李亚飞告诉记者,目前,入局竖屏剧行业的公司主要有两种。

  其一为纯网生公司。这类公司以MCN为主,主要是做演员、网络红人的孵化。这其中有一些同时也在进行内容创作,在生产的内容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契机,从而入场。

  还有一类,是传统的影视公司,比如华策、开心麻花,对于这类公司而言,他们希望他将这一新形式探索成一种产业模式,可以进行规模化生产。

  当然,这其中也包括同时在做红人孵化与影视内容制作的公司。用网络思维+影视化手段做内容,这类公司兼具网生内容创作能力,以及孵化演员、明星的经验,春风画面就是此类之一。

  但事实上,一年多的时间里,竖屏剧似乎一直处于平静期,能产生声量、引起热度的作品寥寥无几。但是,却无法掩盖它为行业带来的变化和它一直的探索。

  辣目洋子在《生活》上线之后开始了一份新工作:出演于正的新戏《大唐女儿行》。

  尽管已经有出演电影《胖子行动队》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的经验,但是这一次的合作,显然为她巩固了“演员”这一标签。从抖音走红的辣目洋子,一路走上了大小荧幕。

  不只辣目洋子。抖音红人嗯呐朱莉、暴走萝莉尧洋等人出现在了《生活》《导演》的演员名单里,创意短视频博主“熊猫兄弟伙”的童瓜和向夏出演了《导演》。

  “网红”们正在通过竖屏剧这种联通短视频与剧集的介质,完成转型,延长生命力。事实上,网红的寿命并没有想象中的长。

  在短视频规模越发庞大、MCN造星能力越发成熟的当下,网络红人从走红到彻底的销声匿迹,通常只需要一到两年时间。如何延长他们的生命力,保持竞争力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对此,李亚飞告诉壹娱观察:“网红与明星最大的差异就在于,不论网红是如何火起来的,他的作品都不是影视剧或综艺。但凡不是这个出来的,你都会发现它只是一个名人,而不是一个明星。”

  竖屏剧以其竖屏、短视频的呈现方式,剧集化的内容设置,以及表演需求,某种程度上可以成为网红傍身的作品,以及转型的跳板。

  像春风画面这样,以创作影视内容为另一发力点,结合KOL特点,定制内容,辣目洋子趟出的路或许也是“网红明星化”的可行之法。

  “网红明星化”之余,明星们也在“下沉”,逐渐“网络化”,竖屏剧以其目标用户不同于影视剧,且带有“剧”的属性,成了明星另一个发挥的空间,既能符合当下潮流,又能在维持自身粉丝的同时,从某种程度上也能在短视频用户中积累好感。

  且不说《生活》邀请到了包贝尔、马丽、沈凌等人,《生活2》中包括阿云嘎、于小彤、白客等组成的男神团已足够惊喜。大鹏、乔杉、修睿合作的《这酒店有毒》,也出现在爱奇艺悦享大会的片单中。

  明星们并不排斥进入短视频领域,对此李亚飞深有体会:“在拍《导演对我下手了》时,石榴姐即使在候场时也会留在现场,想要看我们这个竖屏短剧是怎么做的,也会跟各个工作人员聊其中的问题。”

  不论是平台布局短视频领域的一环,还是公司寻求发展的新风口;不论是网红转型的踏板,还是明星下沉的选择,竖屏剧仍然只是以新形式呈现的内容。

  竖屏剧出现伊始,伴随而来的是诸如“竖屏剧是段子剧”“竖屏剧不是剧”等争论。

  从目前市场上存在的竖屏剧来看,确实多以单元剧为主,每集故事基本独立,之间基本没有关联,且以喜剧为主。实际上,这与竖屏+短视频这种新形式的局限性不无关系。

  竖屏的画幅限制,注定竖屏剧每个场景的人数都不能太多,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无法入画,因此,恢弘的大场面并不太适用于竖屏剧。同时,短视频时长的限制,也迫使竖屏剧的故事必须快速精准,不能有更多的起承转合、前期铺垫。本港台最快开奖现场,http://www.popraks.com

  这是问题,也不是问题。用李亚飞的话说:“竖屏剧与电影、电视剧等内容本质的区别,是观众诉求。”竖屏剧的受众与短视频用户高度重合,它追求的并不是电影般的沉浸和代入感,或是电视剧的信息量增值。

  对于竖屏剧来说,它适用的设备是手机,所要霸占的是用户的碎片时间:通勤的路上、上厕所的空档、吃饭的闲暇……因此,竖屏剧承载的内容要“快、直、爽”,简单直接地给用户内容、以大特写等拍摄方式吸引观众注意力。

  而喜剧作为接受度高、节奏轻快、内容轻松的品类,对于初探索的竖屏剧来说,自然是试水的最好选择。事实上,经过一年多的探索,竖屏剧已经开始有了更多的尝试和变化。

  更多题材开始出现。《口红先生》主打都市爱情风,并在其中加入玄幻元素;《松果的万物男友》走起了奇幻甜宠风,《长安不寂寞》则聚焦汉服文化,讲述喜欢汉服的大二学生们为实现汉服文化传承拼搏奋斗的故事……

  即使是喜剧,即使是同一系列的延续,也要“玩”出花样。《生活2》依然从生活中的细节出发,依然是“丧”“虐”的喜剧风格,但关注了全新话题,聚焦单身与情感问题,在角度的选择上以“不成功”的恋爱为主。

  新的讲故事方法和时长也在被尝试。目前竖屏剧单集时长多为五分钟左右,这是经过多次市场调研的结果。

  “在单手握持手机看一个内容时,三五分钟是一个相对舒适的时长。超过五分钟就很容易让人产生想换手的感觉,其实那个时候也是注意力的一个临界点”,李亚飞向记者解释确定时长的原因。

  因此,时间短、单元剧的形式会吸引用户观看,但却不易留存观众。如何能像长剧集一样讲述一个故事,既有铺垫、悬念,又有连续性,还能保持在较短的时长内,竖屏剧创作者们已经开始尝试,只是完美的办法还未出现。

  李亚飞向记者透露,之后他们也会推出长内容,只是形式不再是单元剧。未来,超过五分钟的竖屏“长”剧,或许也会是一种趋势。

  竖屏剧是一个新的形式,它与电影、电视剧、综艺都有相通之处,归根到底也是内容,创新、优质内容是助推的最大动力,但前期尝试也同样重要。不论是平台还是制作公司,都仍在这一片方兴未艾的土壤中探索,暂且不谈风口与否,或许应该给竖屏剧量变到质变一些时间。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223f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